宋蒙襄阳之战是极其关键的一役。襄阳失守后,没有几年南宋就灭亡了。为什么呢?因为襄阳作为战略要地,是南宋王朝的“国之西门”,是南宋在荆襄防线的一个重要支撑点。襄阳失,则江陵危,江陵危;则长江之险不足恃。长江天险不再是天险,门户洞开之后便是大片土地是无险可守,直接威胁到首都临安。

13世纪初,成吉思汗统一草原各部,建立起强大的蒙古汗国,旋即对曾经的宗主国金国发动了攻势。金军不敌,节节败退,大量城池失陷。金宣宗认为金军虽然打不过蒙古军队,但对付宋军却绰绰有余,于是在1217年发动了侵宋战争,想通过这种方法来弥补蒙古军队给自己造成的损失。

襄阳之战最后是以吕文焕的开城投降而结束的。但在这之前襄阳曾两度失守又再度收回。在南宋战局危急存亡时刻有一个人扭转了战局,他就是孟珙。

然而金宣宗失算了,就在金军进犯襄阳之际,宋军中一位22岁的年轻人向主帅献计,在罗家渡济河设伏,金军果然中了埋伏,人马损失过半。而献计的这位年轻人就是孟珙。孟珙可谓将门之后,他的曾祖和祖父都是岳家军,他的父亲孟宗政更是被金人称为“孟爷爷”。1219年,20万金军再次南下攻击枣阳,孟珙绕道偷袭金军后方,攻破金军18所营寨,斩首过千,金人远遁。正是凭借这次战役,孟珙崭露头角。

这个孟珙是个将门之后,他曾祖父,祖父当年都是岳飞的部将。打小的军旅生涯使他不仅练就了良好的武艺,而且培养出了对战场形势的敏锐观察力。

1232年,蒙古大军再次南下,金军损失惨重,被迫从汴京迁都应天府。此时的金国,除所占领的原宋朝河南地区外,北方领土已丧失殆尽。为了扭转战局,金军将领武仙决定取道襄阳以北的光化,攻入南宋的四川地区并在此建立根据地。同年,20万金军发动了光化战役。孟珙奉命出击,一战击溃金军,斩首5000余人,并斩杀了金军主帅武天锡。初战失利,武仙又转而进军襄阳东北的吕堰,孟珙率8000宋军增援,金军遭到宋军三面合围,被斩首5000余人,孟珙趁势北上,收复河南邓州,又连战连捷,攻破武仙老巢马蹬山,俘虏金军共计8万余人。金军统帅武仙也在逃亡途中被杀。自此,金军最后的主力军团被彻底歼灭。

有一次,孟珙和他父亲孟宗救援枣阳,在战阵中父子失散。孟珙望见敌骑中有白袍白马者,高呼:“吾父也!”立即率骑兵杀进敌阵,救出其父。万军阵中勇救父亲!

此时的蒙古大军正在围攻金国最后的都城蔡州,自知将要亡国的金军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,不仅守住了蔡州,甚至一度主动出击,击败了围城的蒙古军队。蒙军主帅塔察儿只好派人出使南宋,希望宋蒙联合灭金。宋廷希望一雪靖康之耻,决定联蒙灭金,随即命江海为主帅,由孟珙领兵2万进抵蔡州城南。1234年正月,宋军发动总攻,蔡州城南门被攻破,宋军突入城内,蒙古大军也由西门攻入,宋、蒙、金三国军队在城内展开了巷战。金哀宗见大势已去,自缢而亡。孟珙找到了金哀宗的尸首,将其一分为二,一半归宋,一半归蒙古。自此,金国灭亡。孟珙完成了岳飞的夙愿,一雪北宋靖康之耻,立下了不世之功。

在襄阳第一次失守后蒙古军一路南下,在枝江、监利编造木筏,准备渡江,形势逼人。孟珙的部下,包括他本人在内都是荆襄一带人。听说老家被人踹了,部将们十分义愤填膺,要求“返家复仇”的呼声非常高。孟珙深知力量悬殊,所以强按怒火,先集中力量封锁江面。接着他施展疑兵之计,以少示众,白天不断变换旗帜和军服颜色;晚上就虚张火把,沿江排开数十里,摆出一副大军来援的样子。蒙古军不知虚实,顿时惊慌不已。孟珙便趁机传令出击,大战一场,连破敌二十四座营寨,抢回被俘百姓两万多人,并将蒙军的渡江器具一并焚毁,取得了胜利,遏制住了蒙古的进攻态势。蒙古军无奈之下,只好撤军。后来孟珙又一鼓作气,连战连捷,重新从蒙古军队手中夺回了襄阳。当是时,整个南宋的军事三分之二的战线都是由孟珙负责,可谓一柱擎天!

金国的彻底覆灭意味着宋蒙联盟的破裂。1235年,蒙古大汉窝阔台集结了蒙古、女真、西夏、渤海等各部人马共计50余万,兵分三路进攻南宋,发动了历时45年的宋蒙战争。其中由窝阔台第三子阔出所带领的中路军,兵峰直指临安的西大门—襄阳。镇守襄阳的南宋将领赵范不敌,襄阳失守,30万石粮草和24库兵械全部落入敌手。襄阳一丢,蒙古大军就可直接攻击江陵,并由此渡过长江,届时南宋将无险可守。

此时镇守黄州的孟珙临危受命,在蕲州、江陵等地击退蒙军的进攻,守住了江陵防线。不甘心失利的蒙军在1237年转而全力进攻黄州。孟珙紧急调遣鄂州水军驰援,宋军艨艟斗舰坚固异常,猛撞蒙军船,击溃了蒙古水军并俘获战船两百余艘。水战失利,蒙古大军又开始围攻黄州城。孟珙坚守数月,蒙古大军尝试了炮击、挖地道、强攻等多种方式却始终无法攻破城池。1238年春,伤亡十之七八的蒙军开始撤退。孟珙趁势追击,三战三捷,收复襄阳。

1240年,蒙军在邓州等地伐木造船,孟珙一改宋军直面蒙军时的防御态势,主动出击,发动了邓穰之战,攻破了顺阳,焚毁了蒙军积聚的全部造船。此后数年,孟珙一直担任京湖安抚制置大使、四川宣抚使兼知夔州,负责襄阳、四川等地的全面防御。凭借着孟珙的得当防御,南宋捷报频传,宋军多次取得川蜀、荆襄战役的胜利,横扫欧亚的蒙古大军在孟珙面前始终未能前进一步。

1246年,52岁的孟珙病逝。孟珙由下层军官起步,攻灭金国立下不世之功,又坚守荆襄防御蒙古铁骑十余年,一人扛起了南宋三分之二的防线,可谓一柱擎天!黄道周曾高度评价道:“孟珙才贤,能经善权。金既破灭,改而防元,荆、襄、樊、汉,百计保全。一谋一策,无不了然。”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