创世神话,系阿昌族中流传最广、最有代表性的古老神话。该神话叙述远古之时,没有天地,只有混沌。混沌之中,无明无暗,无上无下,无依无托,无边无际。不知何年何月,混沌中闪出一道白光,有了光明,也就有了黑暗;有了黑暗,也就有了阴阳,阴阳相生,诞生了天公遮帕麻和地母遮米麻。

据阿昌族创世史诗传说,开天劈地的遮帕麻和遮米麻是阿昌人的祖先。遮帕麻编好了天,撕下左边的乳房造了太阳,撕下右边的乳房造了月亮;遮米麻扯下喉结当梳子,拔下腮边的胡…

据阿昌族创世史诗传说,开天劈地的遮帕麻和遮米麻是阿昌人的祖先。为了感谢他们的大恩大德,每当一年的初春或桑建花开的时候,阿昌人都要舞狮舞象,跳着阿露窝乐举行祭祀活…

遮帕麻手持“赶山鞭”移山开河,来去如飞,他捏金沙银沙为日月,扯下乳房做山峰,甩下“赶山鞭”播下千万颗星星,创造了天空、日月和星辰。他喷出的气变成满天白云,他流下的汗化作无边暴雨。他举起月亮放到太阴山顶,让月亮有了歇脚的地方;他举起太阳放到太阳山上,让太阳有了歇脚的地方。他在两山中间种了一棵梭罗树,让太阳和月亮绕着梭罗树转,太阳出来是白天,月亮出来是夜晚。他还派了东西南北四个天神,分住在天的四边。

据阿昌族创世史诗传说,开天劈地的遮帕麻和遮米麻是阿昌人的祖先。遮帕麻编好了天,撕下左边的乳房造了太阳,撕下右边的乳房造了月亮;遮米麻扯下喉结当梳子,拔下腮边的胡须做经线,扯掉下巴的胡须做纬线,织好了大地。他俩又共同创造了人类。遮帕麻教给男人在白天渔猎和耕种,遮米麻教给女人在夜晚熟食和纺织。他俩还教会人们饲养和结绳记事。

据阿昌族创世史诗传说,开天劈地的遮帕麻和遮米麻是阿昌人的祖先。为了感谢他们的大恩大德,每当一年的初春或桑建花开的时候,阿昌人都要舞狮舞象,跳着阿露窝乐举行祭祀活动表示纪念。

在天公遮帕麻造天的同时,地母遮米麻开始造地。她用自己的喉头当梭子,拔下脸上的汗毛织大地,脸上流下的鲜血滴成大海,她的身驱托起了大地。天造好了,地织好了,天公遮帕麻、地母遮米麻在大地中央,无量山顶相会成婚,过了九年,遮米麻生下一颗葫芦,遮帕麻把葫芦籽埋在地下,又过了九年,葫芦发芽开花,结了一个大葫芦,从葫芦里跳出九个小娃娃,这就是最初的人类。遮米麻教会他们刻木记事,用占卜和咒语来驱赶疾病和灾难。遮帕麻教会他们打猎,熟食和盖房子。

不知过了多少年,一天,暴风雨突然席卷了大地,洪水淹没了所有的村庄,到处一片汪洋,人类陷入了苦难的深渊,遮米麻连忙从大地上抽下三根地线缝好了东、西、北三边的天地。剩下南边的天地没有线缝补,遮帕麻和遮米麻便决定在拉涅旦造一座南天门,用它来挡住南边吹来的风雨。遮帕麻带起神兵神将和三千只白鹤到拉涅旦造南天门去了。

据阿昌族创世史诗传说,开天劈地的遮帕麻和遮米麻是阿昌人的祖先。遮帕麻编好了天,撕下左边的乳房造了太阳,撕下右边的乳房造了月亮;遮米麻扯下喉结当梳子,拔下腮边的胡须做经线,扯掉下巴的胡须做纬线,织好了大地。他俩又共同创造了人类。遮帕麻教给男人在白天渔猎和耕种,遮米麻教给女人在夜晚熟食和纺织。他俩还教会人们饲养和结绳记事。

人类生息繁衍了不知多少年,突然有一天狂风大作,暴雨倾盆,洪水淹没了大地。遮米麻用三根地筋补好了东西北三边的天地。为了挡住从南边吹来的暴风雨,遮帕麻在拉捏旦造了座南天门。在造南天门时,美丽的盐神桑姑尼来到遮帕麻身后,并用甜美的语言把遮帕麻引诱,使他深深陷入情网。

在大地上的生灵面临毁灭危险的时候,遮米麻派水獭猫去请来了遮帕麻。遮帕麻用魔法战胜了腊訇,把他碎尸万段,又制作了一张巨大的弓和箭,射落了假太阳,人类又获得了新生。

不知过了多少年,一天,暴风雨突然席卷了大地,洪水淹没了所有的村庄,到处一片汪洋,人类陷入了苦难的深渊,遮米麻连忙从大地上抽下三根地线缝好了东、西、北三边的天地。剩下南边的天地没有线缝补,遮帕麻和遮米麻便决定在拉涅旦造一座南天门,用它来挡住南边吹来的风雨。遮帕麻带起神兵神将和三千只白鹤到拉涅旦造南天门去了。

就在这时,狂风和闪电孕育了一个最大的火神和旱神腊訇。他假造了一个太阳钉在天上,使地面只有白天,没有夜晚,天空象一个大蒸茏,在南比烧红的铁锅还要烫。水塘烤干了,树叶枯萎了,水牛的角被晒弯,黄牛的背被烤黄,世界陷入一片混乱,遮米麻派小猫去到遥远的拉捏旦叫回遮帕麻,美丽的桑姑尼也跟来,把食盐带到了中国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遮帕麻面对被腊訇搅乱的天地,愤怒万分,他与腊訇三次斗法,用魔法战胜腊訇,将其毒死,碎尸万段,又砍来黄粟树做了一张千斤弓,挽弓射落假太阳,重整了天地,并派三十名神兵把守山头,三十名神将管理村寨,共同护佑着人类的安宁。

为了让人类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,遮帕麻和遮米麻将创世史诗传给活袍以后,便飞上了天空。遮帕麻骑上了月亮,遮米麻骑上了太阳,白天,遮米麻俯瞰着大地;夜晚,遮帕麻巡视着太空,保卫着人类的安宁。

遮帕麻走后,遮米麻就领着东、西、北三面的人恢复正常的生活。但是,人类才离洪水,又遇到了更大的灾难–火神和旱神腊訇降到了大地的中央。这个魔王嫉恨遮帕麻和遮米麻创造了人类并给他们自由与幸福,便专门制造灾难,以毁灭幸福为乐。他造了一个假太阳订在天幕上,不会升,不会落,烤干了水塘,晒枯了花草树叶,又把人类推入了火海之中。

创世神话“遮帕麻与遮米麻”在阿昌族地区家喻户晓,对阿昌族的文化发展有深刻影响。遮米麻骑日月巡视天地,传说为每年的正月初四,为了纪念天公地母的壮举,这一天被定为阿昌族的传统节日“窝罗节”。

此后,人类居住的地方,风调雨顺,气候宜人,人们和睦相处,相爱相亲。

在大地上的生灵面临毁灭危险的时候,遮米麻派水獭猫去请来了遮帕麻。遮帕麻用魔法战胜了腊訇,把他碎尸万段,又制作了一张巨大的弓和箭,射落了假太阳,人类又获得了新生。

该神话在民间主要以韵文体的史诗流传,由祭司“勃跑”在节日和隆重的祭祀场合中演唱,被本民族视为天地起源、人类诞生、本民族来历的神圣经典,平时不能随便唱。与此同时,也以散文体的故事流传。

这样的日子一代代传下来,可是,传到九百九十代时,恶魔腊訇的阴魂又还阳了。

上一页12下一页

上一页12下一页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