料事如神的包拯也曾被戏耍

华山寺庙的庙门里有座西岳御书碑,高数十丈,为唐玄宗时所立。此碑后面原有座碑楼,黄巢入关时,百姓在碑楼上避难,黄巢盛怒之下将碑楼烧毁,以致石碑上的字也缺损剥落,只剩十之一二。包拯任陕西都转运使时,有次去华阴谒庙,各地县官均作陪。包拯不知焚碑典故,见石碑破损,问华阴县令姚嗣宗:“好好的一个石碑怎么就给烧了?”姚嗣宗操着秦腔回答:“被强盗烧了。”包拯很生气,说:“你身为县官怎么坐视不管呢?”姚嗣宗说:“本县只有弓箭手三、四十人,怎么对付得了那些贼人呢?”包拯大怒,说:“岂有此理,连强盗都对付不了,要你这县官干什么?那些强盗难道就那么不好捉吗!”姚嗣宗慢悠悠回答说:“此强盗姓黄,名巢。”包拯这才知道姚嗣宗在说笑话,一时尴尬不已。

包拯任开封府尹时,明察秋毫,断案神明,却也有打眼的时候。有次一个案犯当受杖脊,施刑的小吏受了贿,对案犯交代说:“今天府尹大人一定会对你施杖脊重刑的,到时候你就大呼小叫地为自己辩解,我有办法减轻你的刑罚。”到得公堂,包拯审案,吓唬案犯说,如不从实招来就要大刑伺候。案犯按照小吏的交代,兀自辩驳不已,小吏上前大声呵斥道:“快快出去受脊杖,瞎罗嗦什么。”包拯怪小吏滥用职权,命人将小吏按倒当庭打了一顿板子,反而放宽了对那个案犯的处罚,只按一般从犯的标准实施了较轻的杖刑,以此警示众吏不可太嚣张,眼里要有他这个府尹大人。未想却正着了那小吏的道儿。

图片 1

北宋沈括的《梦溪笔谈》一向被认为是科技着作,实则其里面的内容十分庞杂,除了“高科技”之外,还有很多人文记载,譬如我们鼎鼎有名的包拯包大人,也有幸入了大科学家沈括的法眼。说的是一个平民,犯了法,将要被处以杖打脊背的“杖脊”重刑。恰好又是开封府尹包拯审理此案。包大人是“黑脸”,从不讲情面的,此君要大受活罪了。

肖作霖

但这位老兄不是坐以待毙的主,便买通了府衙内一位负责杖责犯人的小吏。此小吏告诉罪犯:到时候包老爷的判决书当庭发下来,一定是我去执行杖责之刑,还没有开打之前,你就必须第一时间拼命地喊冤。然后,小吏便大声训斥他说,老老实实接受惩罚吧,废话怎么那么多。如此一来,马上就会有转机。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